當前位置:首頁 > 教案中心 > 必修教案

必修教案

《林教頭風雪山神廟》教案3

時間:2017-11-10 18:15:40

目的要求

一、了解通過人物行動、語言的描寫表現人物性格的寫作方法。

二、了解景物描寫和細節描寫的作用。

三、認識在封建社會“官逼民反”的道理。

要點難點

一、理解主人與林沖思想發展轉變的過程。

二、人物形象刻畫與情節的關系。

三、理解宋元時代口語與現代漢語的差異,讀懂課文。

寫作背景

《水滸》是我國文學史上第一部以農民起義為題材的優秀長篇小說,它藝術地概括了歷史上農民起義發生、發展直至失敗的過程。通過對農民起義者不同反抗道路的詳盡描寫,熱情謳歌了他們的造反精神和優秀品質,描繪了農民革命的理想,深刻反映了廣闊的社會生活。

這篇課文節選自《水滸》第十回。林沖無端遭受迫害、終于被逼上梁山、參加了農民起義隊伍的故事是從第七回開始的。故事的大致經過如下:林沖本在東京當禁軍教頭。奸臣高俅的干兒子高衙內幾次要霸占林沖的妻子,都遭到抗拒。高俅指使陸謙、富安等人設下毒計,企圖置林沖于死地,于是林沖被陷害充軍發配到滄州。由于魯智深、柴進的保護和幫助,林沖一路上不僅免于被害,而且到滄州后還被派到天王堂當看守。《林教頭風雪山神廟》是林沖由逆來順受、委曲求全,走向反抗道路的重要章節,也是封建社會官逼民反的最典型的例子,可以幫助我們認識封建社會被壓迫者走上反抗道路的必然性。

作者介紹

施耐庵,元末明初小說家,生平事跡缺乏可靠記載。關于他的籍貫,說法不一,有人說是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有人說是江蘇興化人;也有人說原籍蘇州,后遷淮安。元朝至順年間(1330—1333)考中進士,曾在錢塘為官兩年,因不滿權貴而棄職,回家閉門寫書。卒于明洪武(1368—1398)初。相傳他和元末的農民運動有一些聯系,或者參加過農民起義隊伍。還有人說小說家羅貫中是他的門人。但這些說法都缺乏確鑿的依據。

段落大意

一、引子。林沖“閑走間”邂逅了故人李小二。故事就是從這里開始的。它在情節中的地位具有引子的作用。

隨著陸謙、富安來到滄州,進入李小二開設的酒店,“風雪山神廟”的情節正式開始了。

二、發展。“林沖走將入店里來”,是情節的進一步發展。李小二“有些要緊話說”,“請林沖到里面坐下”,使得林沖滿腹狐疑。繼之,李小二告知事情原委,二人核對來者相貌,證實來者確是陸謙。

三、高潮。下面進入隆冬季節,大雪紛飛的環境描寫,為高潮的出現勾畫了氣象森寒的背景。高潮部分由這樣幾個層次組成:老軍交差,市井沽酒,投宿破廟,草場失火,怒殺仇人。草料場的一把火,燒起了他心頭的萬丈怒火;仇人間的一席對話,驅散了他胸中的軟弱怯懦。舊恨新仇,一起涌上心頭,他不猶豫,不彷徨,不幻想,手挺花槍,沖出廟門,高潮正式出現了。

四、收束。在處死三人后,林沖“提了槍,便出廟門投東去”,這是情節的結局。在高潮形成之后,馬上給以簡截了當的收束。

主題思想

《林教頭風雪山神廟》,表現了林沖由逆來順受發展到報仇雪恨而參加農民起義的全過程;課文部分反映的是林沖思想性格產生質的飛躍的階段。

整個故事情節以林沖思想性格變化為主要線索,表現林沖由忍辱負重到奮起反抗的發展過程,有力地突出了“逼上梁山”這個主題,透辟地說明了官逼民反的深刻道理。

寫作特點

1.刻畫人物,鮮明生動

首先,作者不是孤立地塑造人物形象,而是把人物放在一定的社會環境之中。這樣,不但寫出了人物的階級特點、個性特征,而且寫出了人物所生活的社會環境。其次,作者不是靜止地塑造人物形象,而是把人物放在尖銳的矛盾沖突中,表現人物性格的發展。作者把林沖這一人物置于與高俅為首的統治者之間的矛盾和自身思想中的矛盾這兩種矛盾的交織中來刻畫,鮮明地突出了“官逼民反”這一主題。再次,作者不是籠統地表現人物性格,而是通過一些有代表性的動作和語言來表現。比如林沖在風雪之夜出門沽酒時,作者生動地描寫了他一系列動作:“把花槍挑了酒葫蘆,將火炭蓋了,取氈笠子戴上,拿了鑰匙,出來,把草廳門拽上;出到大門首,把兩扇草場門反拽上鎖了;帶了鑰匙,信步投東,雪地里踏著碎瓊亂玉,迤邐背著北風而行。”這里以“挑”、“蓋”、“戴”、“拿”、“拽”等一系列動作,細膩地刻畫了林沖謹慎小心、安分守己,唯恐出事的心理狀態。最后林沖殺敵報仇,對陸謙那“潑賊”、“奸賊”的怒罵,“我自來又和你無甚么冤仇,你如何這等害我!正是‘殺人可恕,情理難容’!”“我與你自幼相交,今日倒來害我”這義正辭嚴的怒斥,以及“劈胸只一提,丟翻在雪地上,把槍搠在地里,用腳踏住胸脯,身邊取出那口刀來,便去陸謙臉上擱著……把陸謙上身衣服扯開,把尖刀向心窩里只一剜,……”等一系列動作描寫,生動地表現了林沖覺醒后對助紂為虐、內殘狠毒的陸虞候的極大義憤。

2.景物描寫和細節描寫相當成功

本文景物描寫和細節描寫對展開情節、渲染氣氛和表現人物性格都起一定的作用。在景物描寫上,緊扣回目“林教頭風雪山神廟”中“風雪”二字。林沖初到草料場時,“正是嚴冬天氣,彤云密布,朔風漸起,卻早紛紛揚揚卷下一天大雪來。”到草料場后,“仰面看那草屋時,四下里崩壞了,又被朔風吹撼,搖振得動”。出門沽酒時,“那雪正下得緊”。沽酒返回時,“看那雪,到晚越下得緊了”。這些描寫,使讀者對當時的風大雪緊,留下了具體深刻的印象。景物描寫雖著墨不多,但或直接描寫,或側面烘托,均起到了推動情節層層發展、逐步引向高潮的作用,同時也渲染了氣氛,襯托了人物性格。那密布的彤云,怒號的朔風,飛揚的大雪,破敗的草料場,孤寂的古廟,形成一種荒涼、寂寞、冷落的氣氛,而草料場上那“必必剝剝地爆響”“刮刮雜雜”地燃燒起來的熊熊烈焰,也烘托了林沖的反抗怒火。

本文細節描寫也十分出色。如林沖第一次走出草料場的一系列動作描寫,以及草廳被雪壓倒后的一系列動作心理描寫,都說明林沖的精細謹慎,忠于職守,表現了他安分守己的性格。同時也使讀者明確意識到草料場起火不是林沖不慎造成的。

3.兩處寫偷聽,詳略有致,各具特色

上一篇:《林教頭風雪山神廟》教案1
下一篇:《林教頭風雪山神廟》說課稿
相關閱讀

版權所有:真钱彩票

真钱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