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教案中心 > 必修教案

必修教案

談高中課本中古人筆下的“風”(勸學|荀況)

時間:2017-11-10 17:05:11

“風”是空氣流動的自然現象,是天氣變化的一個重要方面。在古代文學作品中,它常常成為作家描寫的對象。早在《詩經》中就有以風為題材的作品,如《邶風》中的《終風》《谷風》等詩;《楚辭》中也有《悲回風》這樣的作品。在中學語文課本的古代文學作品中,同樣有多處寫到了“風”。下面,我們簡單的將高中《語文》及《讀本》中寫到的有關“風”的內容作一番歸納。

1、“風”單獨作為一個語詞使用。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謁金門》)

“風移影動,珊珊可愛”(《項脊軒志》)

“月白風清”(《后赤壁賦》)

“風(風力)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故九萬里,則風斯在下矣。”(《莊子·逍遙游》)、

“順風(風向)而呼,聲非加疾也,而聞者彰”(《勸學》)

“風(風聲)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荊軻刺秦王》)

2、和“雨”“云”等組合在一起使用。

“積土成山,風雨興焉”(《勸學》)

“舞殿冷袖,風雨凄凄”(《阿房宮賦》)

“初淅瀝以蕭颯,復奔騰而砰湃,如波濤夜驚,風雨驟至”(《秋聲賦》)

“風雪嚴寒”(《左忠毅公逸事》)

“江州風候(氣候)稍涼,地少瘴癘”(《與微之書》)

“有大石當中流,可坐百人,空中而多竅,與風水相吞吐,有坎鏜之聲”“今以鐘磬置水中,雖大風浪不能鳴也,而況石乎?”(《石鐘山記》)

“素衣莫起風塵(典出陸機《為顧彥章贈婦》“京洛多風塵,素衣化為淄”,意思是指壞的風氣、環境)嘆,猶及清明可到家”(《臨安春雨初霽》)

“荒村雨露宜眠早,野店風霜要起遲”(〈長亭送別〉)

“草木為之含悲,風云因而變色”(《〈黃花岡七十二烈士事略〉序》

“波濤洶涌,風云開闔”(《黃州快哉亭記》)

“江間波浪兼天涌,塞上風云接地陰”、“瞿塘峽口曲江頭,萬里風煙(隨風飄蕩的煙霧)接素秋”(《秋興八首》)

“黃云萬里動風色(天氣、風勢),白波九道流雪山”(《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

“江山之外,第見風帆沙鳥、煙云竹樹而已”(《黃州新建小竹樓記》)

3、在“風”的前面加上一個修飾詞,來表示特定的含義。

A、加上表方向的詞。

“小樓昨夜又東風”(《虞美人》)、“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釵頭鳳》)、“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青玉案·元夕》)

“碧云天,黃葉地,西風緊,北雁南飛”“下西風黃葉紛飛,染寒衣衰草萋迷”(《長亭送別》)“征帆去棹殘陽里,背西風,酒旗斜”(《桂枝香·金陵懷古》)

“紙灰飛揚,朔(北)風野大”(《祭妹文》)

“時東南風急”(《赤壁之戰》)

B、加上表時間的詞。

“過春風十里,盡薺麥青青”(《揚州慢》)“秋月春風等閑度”(《琵琶行》)畫圖省識春風面(這里不是指自然界的春風,而是指王昭君的青春容貌),環佩空歸月夜魂”(《詠懷古跡》)

“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書憤》)、“登秋風亭,下臨江山”(《〈入蜀記〉節選》)

“金風(古代以陰陽五行解釋季節演變,秋屬金,故稱秋風為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鵲橋仙》)

“楊柳岸,曉風殘月”(《雨霖霖》“)

C、加上表力度的詞。

“微風鼓浪,水石相搏,聲如洪鐘”(《石鐘山記》)

“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云遏”(《藤王閣序》)“清風徐來,水波不興”“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赤壁賦》)

“歲暮百草零,疾風高岡裂”(《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

“大風揚積雪擊面”(《登泰山記》)

D、加上表溫度的詞。

“冷風來何處香?”(《雙調·水仙子尋梅》)

“春山暖日和風(多指春季的微風),闌干樓閣簾攏,楊柳秋千院中”(《越調·天凈沙春》)

E、加上表感情的詞。

知不可乎驟得,托遺響于悲風”(《赤壁賦》)“浮云為我陰,悲風為我旋”(《竇娥冤》)

“是日也,天郎氣清,惠風(和風,“惠”意為“柔順”)和暢”(《蘭亭集序》)

F、其它

“長風(“長”是指時空的距離大,“長風”的意思是“大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

濟滄海”(《行路難》)

“乘鄂渚而反顧兮,秋冬之緒(殘余)風”(《涉江》)

“垂死病中驚坐起,暗風(陰暗的冷風)吹面入寒窗”(《聞樂天左降江州司馬》)

“夔于是正六律,和五聲,以通八風(八方的風,每一方風都有不同的名字,又叫八卦之風,這里指陰陽之風)”(《察傳》)

宋玉說:‘此獨大王之雄風(強勁的風,宋玉將風分成并不存在的雄風、雌風,是在暗諷楚襄王的驕奢)耳,庶人安得共之!’”(《黃州快哉亭記》)

“風”作為一個意象,為什么能經常性地進入古代文人的筆下,自有其特定的原因。日月轉換,四季更迭,不同的時空會刮不同的“風”-----就像上面提到的“八風”,相較而言,春夏秋冬,其“風”分別以東南西北為主,不同的風給作家以不同的感受,相同的風不同的心境也會有不同的感受。在我們歸納的涉及“風”的內容中,只有像《赤壁之戰》中“時東南風急”等句中所寫的“風”是較客觀的,更多的是滲入了作者的感情的。從例句中,我們還發現,直接標明春(東)、秋(西)、冬(北、朔)風的句子都有,惟獨沒有出現夏(南)風這樣的字眼。這當然不僅僅是由于選文的原因。從戰國時代的宋玉發出“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九辯》)的感嘆開始,中國人就有一種強烈的悲秋意識。當然,也有像劉禹錫的“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晴空一鶴排云上,便引詩情到碧霄”的高昂之詞。“秋”在人們的心目中是多變的,秋風蕭瑟,面臨隕落;秋色金黃,喜慶收獲。春天,既有萬物復肅,又有百花凋零。因而,古代文人既有強烈的“悲秋”意識,又有強烈的“傷春”意識,春秋二季更多的受到古代文人的關注。這也是為什么古詩文中寫春秋的內容多,寫春風、秋風的內容多的一大原因。同是春風、秋風,有人贊美,有人厭惡,和這也有關系。潘百齊先生編著的《全唐詩精華分類鑒賞集成》在“風類”選了6首詩,其中有3首在題目上標注了“秋風”二字。冬季嚴寒,是個體生存最受考驗的時候,因而在文人筆下,冬季是“疾風”“朔風”。

“風”來去倏忽,變化多端,這也正如同人生、世事,因而“風云”“風波”“風色”“東風”“西風”等,既具有表象意義,也往往具有比喻意義。像杜甫《夢李白》中的的“江湖多風波,舟楫恐失墜”,“風波”一詞,就暗喻了李白由于得罪朝廷而處于艱險的情勢下。在閱讀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深刻領悟其中寓含的意義。

作為一種自然現象,“風”在作者筆下有了感情,有“好風”(“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天”)、“壞風”(“陰風慘慘”)。這就告訴我們,要帶著感情去閱讀作品,了解作者;在平時的寫作中,要帶著感情去描寫、刻畫各種自然環境,要讓我們所描寫的環境和我們所要表達的感情相一致。

上一篇:大珠小珠落玉盤 此時無聲勝有聲——談談《琵琶行》琵琶聲描寫的音樂美
下一篇:勸學
相關閱讀

版權所有:真钱彩票

真钱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