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真钱彩票 > 專題測試

專題測試

上張仆射書

時間:2018-03-10 10:08:02

 上張仆射書 唐/韓愈

九月一日,愈再拜:受牒之明日,在使院中,有小吏持院中故事節目十余事來示愈。其中不可者,有自九月至明年二月之終,皆晨入夜歸,非有疾病事故,輒不許出。當時以初受命不敢言,古人有言曰:人各有能有不能。若此者,非愈之所能也。(愈下或無之字。)抑而行之,必發狂疾,上無以承事于公,忘其將所以報德者;(忘或作望,非是。)下無以自立,喪失其所以為心。(喪,或作哀,或校作衷,皆非是。)夫如是,則安得而不言?

凡執事之擇于愈者,非為其能晨入夜歸也,必將有以取之。茍有以取之,雖不晨入而夜歸,其所取者猶在也。(或無將字與而字。所取下亦無者字。)下之事上,不一其事;上之使下,不一其事。量力而任之,度才而處之,其所不能,不強使為。是故為下者不獲罪于上,為上者不得怨于下矣。(或作也。)孟子有云,今之諸侯,無大相過者,以其皆“好臣其所教,而不好臣其所受教”。(諸本皆如此。閣本二教字并作命,方從杭、蜀、《苑》,教作受命,所受教作所以受命。云:“考《孟子》,上語當作受命。”今按:依《孟子》則上語不當有受字,下語不當有以字,而二命字本皆作教,童而習者,皆能知之,不知方氏何據而云。考《孟子》上語當作“受命”也。)今之時與孟子之時,又加遠矣,皆好其聞命而奔走者,不好其直己而行道者。聞命而奔走者,好利者也;直己而行道者,好義者也。未有好利而愛其君者,未有好義而忘其君者。(《文苑》而愛作而能愛,而忘作而不愛,二語并無者字。)今之王公大人,惟執事可以聞此言,惟愈于執事也,可以此言進。(“此言進”,或作“言此言”,或作“言此事”。

愈蒙幸于執事,其所從舊矣。若寬假之使不失其性,加待之使足以為名。寅而入,盡辰而退;申而入,終酉而退。(終或作中。)率以為常,亦不廢事。天下之人,聞執事之于愈如是也,(聞下或無“執事之”三字。)必皆曰:執事之好士也如此,(好或作待。杭、蜀、《文苑》只此句有也字,余并無,今從之。)執事之待士以禮如此,執事之使人不枉其性而能有容如此,執事之欲成人之名如此,執事之厚于故舊如此。又將曰:韓愈之識其所依歸也如此,(閣本惟此句有也字,余并無,今從之。)韓愈之不諂屈于富貴之人如此,韓愈之賢能使其主待之以禮如此,(能上或無賢字。)則死于執事之門,無悔也。(則上或有茍如此三字。)若使隨行而入,逐隊而趨,言不敢盡其誠,道有所屈于己。(或無所字。)天下之人,聞執事之于愈如此,皆曰:執事之用韓愈,哀其窮,收之而已耳;韓愈之事執事,不以道,利之而已耳。茍如是,雖日受千金之賜,一歲九遷其官,感恩則有之矣,將以稱于天下曰:知己!知己!則未也。(或無復出知己二字。)

伏惟哀其所不足,(哀下方有察字。按:下方合有察字,此不當有。)矜其愚,不錄其罪;察其辭,而垂仁采納焉。愈恐懼再拜。

【注釋】

[1]上張仆射書:本文寫于唐德宗貞元十五年(公元799年)九月,時韓愈在徐州任節度推官,因不堪忍受“晨入夜歸”的刻板幕僚生活,故上書與徐州張建封商談上班時問問題。張仆射,即張建封。仆射(忙),官名,秦代始置。唐代尚書省設左右仆射各一人,為尚書令之副職,從二品官,為宰相之職,掌統理六官之事。當時張建封任徐、泗、濠三州節度使,加檢校右仆射,故稱。

[2]受牒:接受任命書。牒,官府文書。

[3]使院:指節度使之官署。

[4]持院中故事節目:拿著院中原有的規章制度條目。

[5]狂疾:瘋癲病。

[6]上:對上。  承事于公:接受您委托辦理的事務。

[7]喪失其所以為心:使我喪失具有獨立人格的心志。

[8]執事:有職守之官員,對對方之敬稱。

[9]有以取之:有可取之處,指其特長。

[10]不一其事:不一定采取同樣的做法。

[11]度才而處之:衡量其才干而適當安置他。度,揣度,衡量。處,安置。

[12]大相過:指在德、才方面都大大超過別人。

[13]  “好臣其所教”二句:語出《孟子·公孫丑下》:“今天下地丑德齊,莫能相尚,無他,好臣其所教,而不好臣其所受教。”  臣其所教:以其所教者(不如自己者)為臣。  臣其所受教:以其所受教者(比自己高明者)為臣。

[14]加遠:指相差更遠了。

115]直己而行道者:自己守正不阿而努力實踐自己主張的人。直己,守正不阿。

[16]以此言進:把這些話說給您聽。

[17]率:大抵。

[18]不枉其性:不委屈其本性。性,本性,天性。

[19]依歸:歸附,投靠。

[20]諂屈:同“諂曲”,曲意逢迎。

[2l]盡其誠:竭盡其誠意,即知無不言之意。

[22]道有所屈于己:不能行自己之直道。

[23]九遷其官:給他升官九次。

[24]伏惟:下對上的敬辭,多用于奏疏或信函,這里是希望之意。

[25]矜:憐,惜。

[26]垂仁采納:施行仁義而采納其意見。垂,上施于下。

【譯文】

九月一日,韓愈再拜:我接受任命書的第二天,在節度使官署內,有府中小吏拿著官署中原有的規章制度十多條來給我看。其中有一條我做不到,即自今年九月至明年二月末,都要早晨入府,至夜歸去,不是生病或其他事情就不許隨便出去。古人有過這樣的話:每個人都有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也都有自己不能做到的事情。像這樣的規定,就不是我韓愈所能辦到的。如果強迫我執行它,那我一定會犯瘋癲病的。這樣,對上我沒有辦法接受您委托我辦的事情,對我自己來說,也使我無法自立于世,使我喪失具有獨立人格的心志。既然如此,那我怎么能夠有話不說呢?

大略說來,您之所以選擇我給您做幕僚,并不是因為我能“晨入夜f了”,必定是我有其他可取之處。如果是我有其他可取之處,那么,即使我不“晨入夜歸”,我的可取之處依然存在。在下位的人事奉上司,不一定采用同樣的做法;在上位的人使用下屬,也不一定采用同樣的做法。應該衡量他的能力來任用他,衡量他的才干來適當安排他,他自己所不能做的事情,不要強迫讓他去做。這樣就可以使在下位的人不得罪在上位的人,在上位的人也不會被在下位的人所怨恨了。孟子曾經說過:如今的諸侯們之所以沒有人在才、德方面都遠遠超過別人的原因,就在于他們都“喜歡用那些不如自己的人為臣,而不喜歡用那些比自己高明的人為臣”。如今的當權者,和孟子時代的當權者相比,就相差更遠了,他們都喜歡那些惟命是從的人,而不喜歡那些自己守正不阿而努力實踐自己主張的人。惟命是從的人,都是好謀私利之徒;守正不阿而努力實踐自己主張的人,都是好行信義的人。從來沒有好私利的人真正忠愛其國君的,也從來沒有講信義而忘記為君效力的人。如今的王公大人中只有閣下您可以聽進去這些話,也只有我韓愈能夠把這些話說給您聽。

我承蒙您對我的寵幸,是由來已久的了。(古詩百科)您寬容我,使我不喪失本性;優待我,使我足以知名。我每天寅時進入官署上班,辰時過完我下班;申時我再進入官署上班,酉時過完我下班,大抵經常如此,我也不因此耽誤公事。天下的人知道您這樣對待我,一定都會說:您是這樣的愛士,您是這樣的以禮待士,您能如此寬容使人不枉屈其本性,您能如此想成人之名,您能如此厚待老相識。人們又將說:韓愈能如此識別自己所投靠的人,韓愈能如此不曲意逢迎有權勢的人,韓愈的賢達競能使其主人如此待之以禮。如果這樣,那么我就是死在您的門下也毫不怨悔。如果讓我隨眾人的行列去上班,跟隨眾人而趨進,說話不敢竭盡自己的誠意,也不能行自己之直道,天下的人聽說您這樣對待我,都會說:您任用我韓愈,只是哀憐我的困窘,把我收容起來罷了;我韓愈事奉您,也不是由于志同道合,而是圖一己之私利罷了。假如是這樣,即使您每天給我千金的賞賜,一年九次升我的官職,讓我對您感恩,那是有的;如果將讓我對天下人說您是我的“知己,知己”,那是不可能的。

我希望您哀憐我做得不夠周到之處,憐惜我的困厄處境,不記下我的罪過;希望您詳察我的言辭,施行仁義而采納我的意見。韓愈誠惶誠恐,再次拜謝。

【作者簡介】

韓愈(768-824)唐代詩人,文學家、散文家、哲學家、思想家、政治家。字退之,河南河陽(今河南孟州南)人。謚號文公,故世稱韓文公,是唐宋八大家(韓愈,柳宗元,蘇軾,蘇轍,蘇洵,歐陽修,王安石,曾鞏)之一。自謂郡望昌黎,世稱韓昌黎(“郡望”一詞,是“郡”與“望”的合稱。“郡”是行政區劃,“望”是名門望族,“郡望”連用,即表示某一地域國范圍內的名門大族。)而韓愈世居昌黎,故又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稱韓吏部。謚號文,又稱韓文公。與柳宗元同為“古文運動”倡導者,故與其并稱為“韓柳”,且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提出了“文以載道”和“文道結合”的主張,反對六朝以來的駢偶之風,提倡先秦、兩漢的散文,文學上主張“辭必己出”,“惟陳言之務去”。著有《韓昌黎集》四十卷,《外集》十卷,《師說》等等。有“文起八代之衰”的美稱。

上一篇:必須掌握的10類古代文化常識
下一篇:《遁石先生傳》原文及翻譯
相關閱讀

版權所有:真钱彩票

真钱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