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作文中心 > 作文指導

作文指導

材料作文寫作指導:當一只玻璃杯中裝滿紅酒的時候,人們會說“這是紅酒”

時間:2017-11-25 20:27:09

 試題材料

當一只玻璃杯中裝滿紅酒的時候,人們會說“這是紅酒”;

當改裝白水的時候,人們會說“這是白水”;

只有當杯子空置時,人們才會說“這是一只杯子”。

當人們心中裝太多東西的時候,就已經不是自己了。

試題解析

金陵中學  鄭子龍

(本文所選優秀學生作文皆為金陵中學高二學生原創作文)

這是典型的新材料作文,其結構可描述為:

“生活哲理+類比明示”

這則材料作文分為兩個部分。以句號為分界,前一部分探討一對關系的三種情態,后一部分通過類比指明核心立意。

從整體上看,這則材料的關鍵就在后一部分。如若沒有這收尾的一句,立意將有更多種可能。可供比較的是下面這道2007年的廣州一模題:

在楓葉上,露珠紅紅地閃爍

但在荷花上,露珠有著淚滴似蒼白的透明

這則廣州題,可以得出以下主要論點:1.活出不同的精彩;2.環境造就人3.心境倒映人生4.散發背后的光芒等。

與之不同的是,這次考題材料的結句有收歸立意的作用:“當人們心中裝太多東西的時候,就已經不是自己了”。材料認為,人之所以是自己,在于“心”中沒裝外物。如若“裝滿太多的東西”,人就出現“異化”、“物質化”的情況。

所以,本題的核心是對我與外物關系和本我是誰的探討。人的本真之心已被物欲褫奪,那么“我”究竟是誰?“我”究竟要以怎樣的面貌示人?“我”今后的人生又該何去何從?從這一點上講,文章具有深度挖掘的可能,適合從哲學與人性的層面做出探究,以考查學生的思想情感與價值觀。

下面,我們看前一句提出的一對關系的三種情態。所謂“一對關系”指的是“人們”看待“玻璃杯”;“三種情態”指的是“玻璃杯”的填充狀態所引發的人們對其的評判。譬如“紅酒”與“白水”,當二者裝入杯中,杯子的自我屬性就轉化為填充物的屬性。

因為人們狹隘的感官之見,主觀理念填塞了人們的內心,先驗地對“杯子”做出論斷也就不足為奇了。“杯子與紅酒”——“一定要用杯子喝紅酒”——“一杯紅酒”——“紅酒”。當你在酒店向服務員要一杯紅酒時,一定會說“我要紅酒”,而不是“一只杯子和裝在里面的紅酒”。為什么會這樣?人們常常忽略起輔助作用的成分,只保留表示其有功用的成分。這樣,就不難理解為何杯子的本體屬性被忽視,因為沒有人會“喝杯子”。

所以“紅酒”與“白水”的兩組情態凸顯了人們的功利之心——一切填充物當為我所用,填充物才使杯子有用,杯子的意義在于填充物。

幸運的是,杯子的最后一種情態對這種功利之心進行了有益的反思:“只有當杯子空置時,人們才會說‘這是一只杯子’”,為何一定要“空置”呢?這似乎是倒退兩步以糾正冒進一步的做法吧。只有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才”會認同杯子的本體屬性,足見人們“頭腦冬烘”到了何種地步!

因此,我們發現了人看杯子的同時,杯子也在看人。從杯子被外物填充,到人們被類比成杯子,由“欲念”填充,整則材料前后兩部分也就自然銜接了。

優作選評

肝膽皆冰雪

澄光自照,穿過空置的杯子,于洞庭湖上映出冰雪似的真我。心頭放不下塵世,自己也消失在人海。唯有心頭不掛閑事,才能成為冰雪肝膽的自己。

勿以俗世規則所困,禮,不能節人;樂,何嘗發和;書,未曾記事;詩,豈在乎達意。萬象流傳,毫厘必失,所以千里必差。糾結于心頭的竟是他人所述的意義,又是何苦,阮藉總帶著酒,駕著牛車,到處晃悠,行到絕處泣血大哭,既使不理繁文縟節,使他遭受冷眼,他也以一句“是終我乎?是以不終我乎”,堅持本心的干凈。大人先生游于八塵之外,他的心魂卻囿于凡間,本大小兩不相及,又有誰憑什么 ,去教他君子當如何?他的心小,只容得下天地宇宙,便以千歲為一朝,萬里為一步。

一人,一酒,一天地,一宇宙,一個肝膽冰雪的真我。

當人心中有火一樣單純的信念,他就是自己,茨維塔耶娃,激情的女兒,她的詩歌能把最風馬牛不相及的事物交融一處,足見心頭純粹。水與火不是不和嗎?她非寫下“火焰在我發旁流淌。”天與地不是塵泥之別嗎?她非說:“天空之上是我的葬禮。”即使被大火燒毀房屋,她也只發出鏗鏘的破裂聲。她的心中太純粹,只有激情的火焰兀自燃燒,于是她的受難拔節在更高的高度:棄置了雜念,她的真我充滿人性的光輝,一片冰雪干凈。

讓心順應自然的感召,才能心頭無閑事。唯有最無知,才能極盡想像而毫無痕跡。王國維口口聲聲的那句,有境者自成高格,格者,天地日月心,境者,不過一個真我。本心顯于天地之間,舒展的樣子就格外動人,同樣,寫悠然見南山,有人讀來滿心歸隱之念向往之情,順應本心的人讀來,只讀到一個叫陶淵明的心。我知道曾有這樣的生活,水路旱路地走上半個月,去看遠方的山川;在云南的小城曬太陽,一整天看不到一個熟人,在草原彈琴唱歌,所有歌都是一首歌:

日升日落,草原遼闊。

莫因遠望天邊的杳鶴,錯過無數春江月明。

《周易·文言》古老的記載——夫本心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那么心中別裝太多東西,揣一顆干凈的心,透過桐間霞落,柳下風來,窺見肝膽如冰雪的真我。

【點評】這是一篇頗為難得的佳作。語言洗練而有光澤,思想常從逆向發散。幾乎處處點題、時時炫技。陶淵明與《太史公自序》的事例,選擇了獨具匠心的角度。議論中夾雜描寫與造境,給人以美的享受和思想飛馳之感。

我吹南風意

海子曾說:“當我兩手空空的站在你面前時,你不能說我一無所有。”

他是手中空無一物,年華虛度,可海子卻有個圓足的自我,比起他,行囊滿滿的自己卻在五光十色的世界里氣息奄奄,一身疲倦。

我們或許是民國南渡北歸的文人師長,或許是肩負一家嗷嗷小兒的父母,又可能是街頭巷尾不住徘徊的請纓志士。可卸下這一切風刀霜劍的折耗,我們終會于“我”這一自身。縱然國亡家仇,顛沛流離,汪曾祺筆下香氣流連,那些烏魚鍋貼、那味昆明的紅楊梅……

這些點滴、平淡的滋味描繪出的——才是真正的我們。

有人寫“蒼山被雪,明燭天南”,就自有人娓娓而柔軟,寫那亭亭如蓋的枇杷樹。

漫長的金鐘焚毀、旅途不歸不會打敗我們的鐵甲和防備,因為我們早已練就了“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我們千人一面,在一遍遍的心靈雞湯中培養堅韌不拔的幻覺,在塵世茫茫中不斷承擔起新的責任,為蠅頭小利四處奔走——卻早已將那個為花而感時,對月而垂淚的自己給弄丟了。

昔時的人們春宵苦短,也不必幾世經年的蹉跎歲月,只要一片桃葉,一封信就叫人心潮席卷 。

“先生好游乎?此處有十里桃花。”汪倫一言,太白君便弋江而去了。他們細細磨墨,展一封信;他們徐徐圖之,留一微情。

我們哪里真要珍饈不知數,又哪需牽腸掛肚酒凝咽。

一聲呵,便隨!

一回眸,便安!

不由憶起陸文夫那一壺日月,空空的壺,悠悠的心,卻是溢出的愜意知味。老來的他飲不起舊時的豪邁,可如今的他也不再溺于那些動蕩歲月的憤恨難寐。現在的一抿白酒、兩三小菜,雖空猶滿。

誠然,世事總掛我心頭,暖風熏得我們暈頭轉向不知位。

然而抬頭看“太陽強烈,水波溫柔”,其實也就知道——我們不必鐘鳴鼎食,不求儼驂騑而馳,甚至連漁者空釣的富春江也不需。

我們只要一個圓足的自我,那便會有迢迢春水棲流螢,也自有悠悠南風吹夢來。

【點評】文章在結構安排上很有四兩撥千斤之妙,所舉例子紛至沓來,令人目不暇接,以美論理、以情載言。若能再有對某一個點的追問與挖掘,文章將會拔節至更高的境界。

隱于俗世

玻璃杯中的液體,五彩繽紛的燈光下閃爍著細碎耀眼的光芒,再看杯子本身,似乎也多加了一層瑩瑩的濾鏡,愈發玲瓏剔透。待酒水傾盡,留下的卻仍然只是一個干干凈凈的杯子,清爽如初。

人,又何嘗不是這樣呢?紛繁復雜的世界撲面而來。塵世苦心爾,俗務,名利加身,被羨慕這事業有成,家庭美滿,可心中真正追憶萬千的,也正是那無所顧忌,頑劣懵懂的年少時光。畢竟那樣未加雕琢的自己,似乎才是本打算成為的自己。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清濁全不由它。可是只要一路不停地向前奔跑,待到匯入江河湖海,又會發現另一個世界。總愛說“不忘初心,方得始終”,究竟怎樣才算初心?正如文學之于史鐵生,家國之于文天祥。理想可以改變,信念不可改變;現實可以改變,可所做的一切卻仍將繼續。初心堅持不易,可是外物改變地更快,若僅僅因為外物而一變再變,這樣不但轉圈原地,更會錯失時機、失去銳氣。本性不易移,大多數看似得到的東西也終將失去,真正長久的存于心中的,信念而已,本心而已。

梭羅選擇獨居在瓦爾登湖畔,張岱寧愿用余生懷念故園,王陽明被貶龍場后方于天地之間悟得“心學”。由此觀之,大約心生清凈的時候,追求更容易有所展現。于普通人而言,每日所想的大約都是學習、升職、加薪這樣普通的問題。而大多人對于古人閑暇悠然甚至隱居山林的生活或多或少都存了向往之心,也希望自己能有機會卸下煩惱,一身輕松。這樣的生活放到現在已是求而不得,但這樣的心境卻未必不能感受。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看似隨波逐流,萬事萬物皆不入我心,但實際則卻需要對自己清醒認識,是水的清濁都無法改變的。只欣賞我這一方江上景,釣著愿意上鉤的呆頭魚,又何礙于山林或俗世,心中早已“四大皆空”。

舍卻俗務纏身,安守本心不負,便也可以做得塵世之中的“隱士”,追尋自己的天地。

【點評】這是一篇中規中矩的議論文,卻能夠自然流利地傳情達意。從杜詩到梭羅到屈原,能夠一氣呵成,理貫其中。最精彩的還不是“從書中來”,而是“到生活中去”,“學習、升職、加薪這樣普通的問題”也能自然對比也具有觀照現實的意義了。

卻道是吾身

觥籌交錯,終究只是杯盞。可人們總因盛入其中的瓊漿玉液忽視了其自身價值。殊不知一口飲盡之后,最終剩下的,只有杯盞本身。

鮮有人看見杯中盈滿時,心中默道:那只是一個杯子。不過也難怪世人浮躁——在急如洪水的時代潮流中,幾人能停下腳步?

在現在快節奏的生活中,許多事物的原本意義和價值都被掩蓋了。同樣的酒杯,卻喝出了不同的意味。正如北島所言:“我們曾經深夜暢飲,聊的是理想,是追求。現在酒杯碰在一起,都是夢破碎的聲音。”燈紅酒綠迷了眼,于是在隨波逐流的熱鬧歡呼中,漸漸失去了自己最初的夢想。

夢想是可貴的,它猶如初心一般,指引著你,讓你不偏離自己的航道。當自己腳步錯亂時,別急著趕路,去試著做一場夢,做一場屬于自己的夢。莊周夢蝶,方如蝶那般自由;蘇子夢鶴,方如鶴那般堅忍。只因他們在夢中找到了自己本身,夢醒來,我依舊是我,初心未改。管他不合世俗,管他青衫灰黯,我亦能覓得自己的歡樂。

可總有些人,夢的不是自己,而是自欺欺人。木心在一間酒館里,看見伙計往黃酒里加糖,便感嘆江南不在。從前喝黃酒是不加糖的,可是現在人們已經沒有耐心去等待苦澀后回味的甘甜了。他們需要一種快速的強烈的味道來刺激他們麻木的靈魂,卻在一次次敷衍后失去了品味黃酒自身回味的能力。他們所失去了的,不只是黃酒的原味,更是自己的靈魂。

就連如此智慧的紀伯倫也曾揚言到:“我們一路又唱又跳,卻無詞無曲;我們走了很遠很累,卻忘了為何出發。”人生旅途漫長,容易迷失自己。可是心中總要有一個值得自己維護的念想,正與黃庭堅坐擁自己的喧寂齋,亦如豐子愷心中自有一個緣緣堂。歲月會侵蝕身體,可是堅定的靈魂是無法被歲月侵蝕的。

李可染曾言:“可貴者膽,所要者魂。”大概也是要尋求本心的意思吧。奈何他如何濃墨重彩,都掩飾不了心靈的美麗。只因他找到了自己,畫中有魂。

蒼茫的人海中,別著急追求目標,還生命以歷程。何處尋真理?卻道是吾身。

【點評】此文最平凡的表述卻也是最難得的匠心。文章第四段的句間關系是思維的連綴,作者注意到了承前啟后以及適時展示才華的并行不悖。類比句、關聯詞,都成為作者駕輕就熟的手段。要之,樸實、大氣。

 

放空

當一張紙上寫滿了字的時候,人們會說“這是一篇文章”;當它被涂上各種各樣的顏料時,人們會說“這是一幅畫”;只有當紙上面什么也沒有時,人們才會說“這是一張白紙”。

我們每個人一出生的時候都是一張白紙,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每天的所見所聞所感都是不同顏色的畫筆,為我們添上一抹抹印記。然而當不同的顏色交匯時,紙上就變得混亂,生命之初的那一抹純白也再難尋覓了。這時,我們要做的就是靜下心來,放空自己,適當地擦去紙上的一些污漬,與那些純凈的色彩為伍,堅持真我,固守本心。

楊絳先生和他的丈夫錢鐘書都是我國著名的文學家,在成名后,邀約采訪蜂擁而至,電話線也總是處于爆滿的狀態,參加一次活動的報酬更是高達八十萬元。可正如楊絳在《隱身衣》一文中寫道:“我不想要名也不追求利,若問我最想要什么,便是隱身衣這一法寶,好讓別人都看不到我們,方能安心寫作。”當身邊被金錢和名利充斥著的時候,他們二人卻能夠將心放空,只與文學為友,給自己的內心留下一片凈土,堅持著熱愛寫作的自我。

不僅功成名就的人要學會在物欲中堅守自我,身處逆境的人們更要學會放空內心,保持本真的初心。

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隨著改革開放腳步的邁進,工業化的浪潮滾滾而來,追求詩意自然生活的作家葦岸自然就成為了時代的逆行者。他沒有讓自己被反對者的嘲笑謾罵填滿,而是在北京昌平的郊區圍了一小塊地,把內心放空,與自然親近。在一年的時間中,他用手去感觸大地的粗糲與寬厚,用眼去觀察生活在角落的微不足道的生物,用心去感受那被風兒捎來又散落在空中的消息……他在與自然的交談中重拾了自我,更是編著了《二十四節氣》一書。

而放空心靈的最高境界便是與自己的靈魂對話,在向內探求本心之時獲得自我。

曾經看過一張林清玄的照片,窗外午后的陽光為他鍍了一層金邊,而他淡笑不語,膝上臥著一只瞇眼的貓。正是這樣一個如蓮般的人,心中柔軟,卻有力量。他曾無數次地追問自己生命的意義與真諦,也終于在和黑暗靈魂的舞蹈中發掘出了那被掩埋太久的自我。

誠然,做到佛祖那般四大皆空對我們來說過于不易,但我們要學會的是適時的放空自我,給心靈留下一寸凈土,給自我留下一抹純白。

【點評】文章結構中規中矩,開頭類比運用恰當,素材解析切合主旨。全文結構顯得波瀾不驚,詳略問題還值得深思。“放空”二字簡明扼要,如有可能,還可以多角度探究“空”的深意。

愿使金樽空對月

腳著謝公屐,身登青云梯。腰間的酒壺,不必等到滿月,即可斟滿而盡。休去管俗世浮名,何不如淺斟低唱?那山路蜿蜒,那溪流宛轉,我愿蘸墨揮毫,將這一程山水描摹紙上。

我素愛飲酒。取出隨身攜帶的酒壺,在這樣的山間邀月對飲,確是一種愜意。誠然,此刻與朋友同飲,最好不過;但在這蜀地深山,了無人煙,對山水而飲足矣。那些朋友的酒力是無法企及我的,他們只知我愛痛飲,一醉便拋卻世事,飄然欲仙,便冠我以酒中仙之名。他們更擅長的,怕是與官僚相面的應酬,每次飲酒前敬天地,感皇恩,酒過三巡還需叩首拜謝。這是我所最厭惡之事了。

我——青蓮居士,亦曾赴過這樣的應酬。幸運的是那位員外并未賞識我,終于無需歌功頌德、蒙恩而飲,也讓我留了此自在之身。應酬之酒,滋味是最不耐品的——斟酒前后的那些行禮,便已將酒中的自然之趣減了大半。再如端酒時還需兼顧對方的眼色,生怕何處不慎觸怒了主上,咽下的甘醇都時常戰戰兢兢地變了味。這時的金樽里何能謂美酒,更多是無意義的張皇、勢利的庸俗。正如酒桌上那些唯唯諾諾、見風使舵的面色,何處還有彈琴長嘯、青眼高歌之悠然?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這便是我奉謝公為知己的緣由。謝靈運的山水,是入了畫的山水,是襯了酒的山水,是使人拋卻了天地、心中僅留的那片山水。試問今朝之文人墨客,誰人能白描出、渲染出那片山水?才思敏捷如駱賓王,本最善描摹這方山水,卻因受政變牽連,彷徨于牢獄,心中再裝不下山水;筆力深厚如杜工部,亦常歌詠這自然之景,卻終日憂患家國、抑郁難簪,無暇顧及這方山水。他們的杯中裝了太多世事,太多繁冗,因而迷了心境,再映不出這般靈動純潔的山水。

我見天下蒼生,亦不過如此。熙熙攘攘,皆為名來利往;庸庸碌碌,盡是草芥之事。奔走異鄉,四處取飲,杯中盛了百家酒,卻容不下一家味。于我所聞,每個人呱呱墜地時,都是一位天仙降臨塵世;待到度了人間冷暖,經了數旬春秋,似是懂得了人間道理,卻又被這世間的紛擾迷了雙眼,終于淪為凡人。古今以來,只有寥寥幾人逃出這輪回之劫。豈不悲哉!

“謫仙”之名,或為對我之褒獎,然而,我總希望這凡間有我更多的知己,更多的“謫仙”。世間行走的蕓蕓眾生,總是為俗念所困,這俗念也不過是食色、名利、權勢之類貪欲。若是放下貪欲,心智澄明,才能讓這天下山水盡收眼底;放下應酬的酒杯、庸碌的斟壺,斟滿自然的醴酪,才是人世之清歡滋味。將杯中的俗念一飲而盡吧,留下這一方空樽,返璞歸真,才得以入仙人之境,得逍遙之心。

我站在山頂,清冽的銀輝灑下,我邀她共品甘醇。耳畔陣陣松濤掠過,不見山下萬家燈火,只有一輪明月點綴著濃墨的夜色。人生得意須盡歡,我更愿使金樽空對月。

【點評】作者一改視角,我即“李白”——卻又高于“李白”。自我代入后的結果,即作者與千年前的古人進行了隔空對話。“互見法”的使用使得李白豐富起來,駱賓王、杜工部皆冶為一爐。卻絲毫不失對主題的層層披入——“莫”“愿”置換后,文章已化境。

上一篇:高三語文培尖練習(三) ---作文立意指導
下一篇:高三模擬作文寫作指導及參考范文6篇
相關閱讀

版權所有:真钱彩票

真钱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