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作文中心 > 美文欣賞

美文欣賞

爺爺的竹編

時間:2018-08-07 10:01:48
爺爺的竹編
        爺爺會做竹編。印象最深的是竹籃。
        我很小的時候,爺爺便常常在春夏之際去屋后的竹林里轉悠,選中了竹子后便利落地砍斷,而后捆成一束,拖到院子里,細細地砍去分枝與竹節。當竹子只剩下光滑的橫桿時,爺爺再用一種叫篾刀的東西把竹子從上往下劈開,竹子在一聲聲清脆的鳴響中變成了一束束細長的竹篾條。在挑選過后,爺爺在院子里尋一空地,把篾條交叉放置,交于一個中心,再用一根根的篾條從中間向四周緊貼著圍繞成圓。在圍成一個直徑20厘米左右的圓時,停下來,鋪于地上,讓它們緊致一段時間,而后便將更長的篾條由下往上一面箍緊,一面間隔著捆繞。在爺爺的手里,便有了籃子的雛形。
        在那些清脆的日子里,我常常蹲在爺爺的身邊,把玩著爺爺的工具,或是用腳踩在剛剛成形的竹盤上。爺爺總是溫和地笑著摸摸我的頭,提醒我:遠一些,被刮傷了就要去徐先生(村里人習慣把醫生成為先生)那里打針嘍!然后我就會放下東西,吐了吐舌頭,站在爺爺的身側饒有興趣地看爺爺做竹籃。
現在爺爺已經不會再做竹編了。筐、籃已經可以隨處買到。當然那些多是塑料的。爺爺已經是村子里最后一位做竹編的老人了。隨著爺爺的停手,這一傳統風俗在我們這里壽終正寢。
        閑置在閣樓里的竹籃緘默了好多年,它曾由出生時的青翠成為成熟的明亮的黃色。現在卻滿身的灰暗與荒涼。曾幾何時,奶奶挎著它去集市,我在旁邊一路小跑地跟著。竹籃隨著奶奶的邁步而輕輕搖晃。偶爾東西太重,它會發出吱呀吱呀的喘息,像是抱怨,又像是逗樂。我常常吵著要拿著竹籃,可每次都走得磕磕絆絆。當我觸碰到粗實的籃柄時,那被奶奶和爺爺的手摩挲了千萬次而孕育出的光澤和溫暖,讓我深深地依戀著。新的竹籃是冰涼的。可與人相處久了便會溫暖。新的竹籃載起重物時,會有明顯的略顯嬌氣的嘶吼,而成熟的竹籃卻只會堅定而從容地吱吱呀呀。竹籃承載著那時人們對生活的親切與熱愛,對苦難甘之如飴對生命滿懷希冀的情感。
        可惜它還是瀕臨滅絕了。被冰冷無情的塑料,被其他先進的材質冷笑著驅走了。被沉溺于現代便捷、繁華的生活姿態的人肆意地趕走了。從此,籃子就只是籃子,沒有了淡淡的竹香,沒有了通體的光澤,也沒有了被爺爺和奶奶摩挲過后的溫潤。
竹籃離開了,可離開的又何止是竹籃?
        現在村里人不會在夏夜坐在場上納涼,不會圍在老人跟前聽他講故事,不會在打谷時全村不寐,不會在秋收時互相招呼幫助……或許是小區的月色沒有彼時的清涼,或許是小區的空地沒有彼時的寬敞,小區內的人們終究不再熟悉,一扇扇冰冷的鐵門保護著現代化的家居,卻隔斷了曾經相連的心。
        爺爺的蔑刀已經鎖在了柜子里。它隨著它所承載的那些風俗,那些意蘊和那些溫情一同沉睡了。
        可是,它們什么時候會再次蘇醒呢? 
[推薦語]
        這也是一篇文化反思類文章。作者用細膩的筆調,充滿感情地再現了爺爺編制竹籃時的場景,回憶了竹籃被爺爺和奶奶摩挲后的光澤和溫暖。竹籃是寄托情感的載體。竹籃的漸漸消失,其實質是逐漸遠去的溫情和漸漸冷卻的心靈。所以作者在文章末尾對這一層意思做了進一步的引申,表達了對溫情逐漸逝去的憂慮,引導人們思考傳統和現代之間的沖突。
 
上一篇:方塊人生
下一篇:陳紹龍:從哪頭吃蘿卜
相關閱讀

版權所有:真钱彩票

真钱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