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作文中心 > 美文欣賞

美文欣賞

張二平頭——張居祥

時間:2017-11-23 15:17:03

 張二平頭

張居祥

    張二平頭是盱眙黃牌街的一個理發店,店雖小,名氣卻大,是一家百年老店。當年,山城著名書家張聿,第一次來此理發后,欣然命筆題了店名:張二平頭,還贈對聯一副:試問天下頭顱幾許,且看老夫手段如何!口氣頗是豪壯,老主顧們都說,這副對聯,還只有張二當得,別人不配。

    張二剃頭,推剪刮按,樣樣稱絕。尤其是推平頭,更是他的拿手絕活,客人到張二的店中,不消久等,手推在手,長臂輕舒,眨眼間,活就做完了。張二的絕技是從祖上傳下來的,從父親老張二那里學來這套本領后,張二苦心經營,加上他待人極和善。所以生意做得越發紅火。張二膝下無子,不惑之年才生得一女,叫英子,如今英子已成年,模樣極標致,有一次,她往小店里一站,整條街的后生都涌來,讓張二將他們爆炸式的發型推成平頭。

    可張二眼下碰上一樁棘手的事,張二想將手藝傳給英子,可英子心氣高,看不上父親的手藝,鬧著要到省城去學美容美發。眼看著張二平頭后繼無人,張二心里堵得慌。

    那天半壺酒下肚,張二問英子:“不學爹的手藝?”

    英子低著頭,話卻說得堅決:“不學!”

    張二臉一沉:“為什么?”

    英子說:“平頭不好看,老頭子才剃!年輕人誰稀罕。”

    張二一愣:“那天,一條街的后生都來推平頭,不好看?”

    英子就偷偷地笑:“不好看!”

    張二搖頭說:“山上雷達站那些當兵的頭,可都是我剃的,也不好看?”

    英子說:“可那是白剃,不掙錢!”

    張二臉一黑,把酒杯猛地往桌上一摜:“就算你學了那玩意,也得為那些個兵推平頭!”

    英子還是去省城,張二的生意有點冷清。除了幾個老主顧,就是山上的那些兵。看著滿大街的年輕人那種各式各樣的發型,張二有些心酸!

    半年后。英子回來了,英子對張二說:“爹!您老忙了一輩子,也該回家享享福了,把店交給我吧!”

    張二說:“交給你行,那你得學我的手藝!”

    英子說:“我學它干嘛啊?”

    張二神色黯然:“給那些兵推平頭。”

    英子不吱聲!英子有自己的打算。英子想把這店重新裝潢一下,做美容美發生意,掙大錢。

    “算了,不難為你了!你也做不來!”半晌,張二嘆了口氣說,“可你要記得,要不是那些兵,淮河發大水那年,你早就沒命啦!”

     英子嘴巴動了動,沒吱聲。半晌,張二嘆了口氣說:“算了,不難為你了!你也做不來!”

    張二一宿沒睡。天沒亮,就把吃飯的家當拾掇拾掇,用早年的剃頭挑子一挑,走了。英子跟在后面喊:“爹,您老回家歇著,這兒有我呢!”張二頭也沒回。只聽見剃頭挑子“吱呀——吱呀——”

    英子站在門口,有點發愣,忽然聽到寂靜的小巷深處傳來一聲:“誰——剃——頭——”聲音蒼涼,讓人想落淚。英子有點后悔!

    張二沒回家,他挑著剃頭挑子,一路吆喝著上了山!來到雷達站營房門口,讓站崗一個老兵一愣。忙問他出了什么事,張二說沒事,就是想再給大家推一回平頭!

    老兵就樂,說:“大爺,要剃頭我們自個兒去不就得了,還煩您老一大早挑著挑子跑來啊!”

    張二說:“也許這是最后一次了!”

    老兵聽了不敢怠慢,說:“大爺,您老先進屋歇著,我告訴連長去。”

    連長笑著進來,對張二說:“您老來得正好,我這新兵剛到,老兵要退伍,三百多號人,您老啊,住下來慢慢剃。”

    張二很興奮,說:“好久沒活做了,今天就讓我過個癮,你把戰士們都集中起來,我一口氣把活干完!”

    連長說:“大爺,您開玩笑了……”

    張二急了:“誰跟你開玩笑!這回讓你們見識見識我的手段。”

    連長趕緊命人吹號集合。

    新兵老兵,三百多號人,齊刷刷地坐在營房前的空地上。早晨的陽光金子一樣灑在山坡上,也灑在張二的臉上。只見他神色莊嚴,將挑子中的家伙一字排開,然后,左手執四把剪刀,右手執一把推剪和一把桃木梳。雙手上下翻飛,手中剪刀、推刀并用,像一群銀色的蝴蝶,翩然起舞。剪刀過處,戰士們的頭上,一寸來長的頭發,一根根精神抖擻地直立著,像割過的韭菜,地上落了一溜一溜的頭發像是一條條的黑緞子。山坡上,早已圍滿了看熱鬧的人,屏氣凝神,像是在觀看一場表演!

    日頭過西,張二長舒一口氣,像是完成了一項莊嚴的使命,人一下子就癱了下來。一直在人群中的英子沖上前去,跪在父親的面前,淚流滿面。

十天后,裝潢一新的理發店重新開張了,店名仍叫“張二平頭”,店主是英子,英子鄭重地把那副老楹聯掛在剛漆過的紅彤彤的立柱上。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方塊人生
相關閱讀

版權所有:真钱彩票

真钱彩票